永科试验机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永科试验机
热门搜索:

西少爷开创团队回应分裂传言满纸污蔑

发布时间:2020-03-11 09:26:04阅读:来源:永科试验机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网易科技讯 11月14日消息,针对昨日西少爷创始人宋鑫指责孟兵讹诈一事,西少爷创始人罗高景和袁泽陆刚刚联合发公开信为孟兵澄清,称宋鑫所说实为造谣。

以下公开信原文:

西少爷开创团队澄清网络流言的公开信

西少爷创始人,罗高景:

我是西少爷的联合创始人罗高景。非常惊讶的看到宋鑫在知乎发出这样的文章,回想起一年多前和宋一起奋斗的日子,记忆犹心,我们是真的一起扛过枪打过仗的,这份情谊我一直收藏。但是他的文章严重的曲解事实,避重就轻,我作为当事人和整件事情的重要参与者,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事情的真相了,我想我有义务向大家澄清一下事实。

关于退股还钱

事实上,我们屡次向银行确认过,汇款转账确切是查不到账号来源的,所以我们会要求股东提供银行转账凭证,核实后均退还。历来就没有赖账1说。至于那个要生娃的股东,我们对急需用钱非常理解,所以我们一直在敦促宋鑫让他朋友提供银行转账凭证,并许诺转账凭证核实后,会立即返还。但是令我们失望的是截至目前一直没有提供给我们。

在8月中旬我们就已周知宋鑫会将核实无误的入资款退还,在10月份我屡次催促宋鑫取回银行回单,但是宋一直没有答复。

为了减缓大家的情绪,我想对小股东做两点声明:

1. 根本不存在跑路直说,西少爷一直在这里!为了消除大家的疑虑,公司决定向希望退股的股东提供退股溢价(第一批依照投资款200%退还,第二批依照投资款150%退换,由于小股东仅具有5道口老店的股权,因此这个价格是绝对公允的),对希望继续保存股权等待分红的股东,我们也非常支持并表示由衷的感谢!

2. 在任何股权投资行动中,股东的退出需要董事会或股东会决议通过才可执行(依照公司法及投资协议中的约定),所以在本次事件中,退股的事情事实上其实不合理合法。

关于宋被赶出家门

创业以来,孟兵,我和宋鑫一直是住在一起打地铺。产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谁也不愿意看到。考虑到宋鑫找新房子确切需要点时间,所以那段时间,我和孟兵也不回住处。但是我们自己连工资都没有,公司也缺钱,住不起酒店,所以我和孟兵每天晚上坐几十千米的车到密云袁泽陆家里住,睡他家儿童房。店里事儿非常很多,每天都要忙到清晨,还要来回赶100多千米路,休息时间只有3四个小时,体力严重透支。到后来,实在支持不住了,孟兵许诺自己掏钱让宋去住酒店。至于房子,则是宋自己独自住了几天后主动协商让出来的。我手机里当时的聊天记录找不到了,这个是孟兵微信聊天记录。

关于宋退出

宋的退出并没有甚么利益斗争什么的惊人内幕。现实版的我们在价值观上有一些冲突,致使一些争吵。西少爷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必须快速试错快速成长,但是那些分歧却成了我们的绊脚石。全部4月5月,很多事情进展都非常缓慢。宋的退出,是公司创始人基于保护公司利益而做出来的一致的决定。宋作为科技公司的股东,其股分一直都在,并没有说他说的除名。

2013年5月我、孟和宋创业做科技公司时,我和孟兵几近每天都熬夜通宵写代码、赶方案,但宋却常常熬夜看小说、打游戏,基本上是我们俩养着他一个人。后来孟和宋为此争吵,宋以自己不会写代码为由解释,因而决定让宋去尝试跑业务、做BD,结果一单都没成,所有定单都是孟兵给拿下的。在科技公司游手好闲几个月以后,为了给宋一次机会,才派他先回陕西学肉夹馍制作手艺的。请问,面对这样一名好吃懒做的合伙人,谁会心里舒服呢?

还记得去年和宋鑫一起去天津出差的时候,一起住在30块一间的昏暗旅馆里,灭螳螂,写方案。现在想起来真是五味陈杂,我们曾是如此信任的朋友。不管怎样,我想宋鑫也不值得冒如此大的法律风险来诋毁西少爷。现在他也有自己的公司了,希望他可以愈来愈好吧。

西少爷创始人 罗高景

2014年11月14日

西少爷创始人,袁泽陆:

我叫袁泽陆,是西少爷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我也是最后一个辞职加入的联合创始人。我和孟兵在2012年认识,那时候他刚刚从腾讯离职入职百度,我们在北京有过一次简单的聚餐,两人都对创业感兴趣,所以后续一直保持创业上的沟通和联系。

2013年5月,孟兵、罗高景和宋鑫共同创办奇点兄弟科技公司,做互联网项目,期间我和孟兵常常交换创业想法。直到2013年10月,偶然的机会我和孟兵、罗高景和其他几位校友聚餐时,得知孟兵打算做肉夹馍项目(也就是后来的西少爷),我很看好这个项目的前景,所以就跟孟兵说希望能更深度参与其中。由于我在大学期间有过营销和运营的创业经历,加上志同道合所以我们四个人就一拍即合,加入了西少爷开创团队,负责营销和运营。

关于回陕西学肉夹馍手艺

2013年11月初,孟兵派宋鑫回陕西学肉夹馍的手艺,期间住在孟兵的家中(学艺的店铺是孟兵家老邻居开的),给宋鑫的目标是在一个半月以内,掌握肉夹馍的秘方和手艺,并带回来两个学成的徒弟。

2013年平安夜前,我和孟兵一同前往咸阳,考察宋鑫学艺的情况。但让我和孟兵惊讶的是,一个月的时间他自己完全没学会制作,两个学徒也根本不能用来开店,任何肉夹馍制作的标准化内容都没有沉淀。但开店之日燃眉之急,孟兵不得已重新挖人、重新开始学习肉夹馍制作才把5道口第一家店开起来。

由于对宋鑫工作的严重不满,在咸阳那两天期间,孟和宋之间就有过几次争吵,所以任何的矛盾都不是一天促进的,而是日积月累的。所以宋鑫文中提到和孟兵之间第一次争吵以彰显他的正义感的说法也其实不属实。

所以,看到宋鑫在信中提到公司前景暗淡我独自去做肉夹馍真的是觉得可笑,确切是宋鑫独自去学肉夹馍了,但花了一个半月时间居然甚么成果都没有?给他人打工还讲求绩效、KPI呢,更何况是自己的创业项目呢?履行力如此差的合伙人,还好意思出来讲自己是西少爷真正的创始人?

在咸阳期间,孟兵的母亲跟我说宋鑫在家中这段时间,基本上每天很悠闲,常常睡到中午才起床,看到他我挺心疼孟兵的,孟兵在北京每天为了公司生计熬夜通宵写代码,而同为合伙人的宋鑫却如此舒服!

关于回西安弄小豆花配方

西少爷在开店没多久,我们就开始斟酌开发新品了,当时孟兵提出来讲觉得小豆花配肉夹馍很不错,而且交大的西食堂小豆花曾上过《天天向上》,广受大家追捧,就决定再给宋鑫一次机会回西安搞到小豆花配方。

由于我跟学校的老师关系都不错,因而在宋鑫去西安之前,我就联系后勤的老师,希望用有偿学习的方式来取得小豆花配方,老师们很高兴而且也表示支持我们创业。

但是历史再一次上演,本来计划3五天就能回来的宋鑫,却花了整整11天时间在西安,关键是终究也没能搞定小豆花配方,而是在第十一天匆忙赶到咸阳某县城的小店,花了2000元拿回来一个所谓的豆花配方。情急之下,孟兵再次派厨师回西安才弄到了正宗的交大小豆花配方。

对此我们3个人很不满,加上之前就有过类似的事情产生,矛盾再次激化,每天都在争吵,以至于完全没办法继续合伙了。

而在宋鑫离开西少爷以后几天内,又偷偷回到西少爷的厨房,将公司花2000元买回来的豆花配方也偷走了,至今没有跟我们仨任何人主动说过此事。

关于宋鑫退出

就像我前面说的,创始人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一次两次促进的,而是长期以来创业理念、做事方法等相互磨合中才显现,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嘛。刚开始创业时候我们都充满了豪情,觉得志同道合,但逐步宋鑫和我们3个人之间的理念差别太大,乃至常常因此吵架,所以创始人分家也都是很无奈的选择而已,就像离婚的人在婚礼上绝对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

宋鑫一直强调他是被逼出去的,以弱者的姿态赢得同情,但实际上我们四个人分成了3+1以后,就都各自重新注册了两家新公司我、孟兵和罗高景三个人注册了奇点同舟餐饮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宋鑫单独注册了北京林之泉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更滑稽的是,宋鑫比我们提早20天就申请注册了他自己的新公司,现在反过来却指责我们仨甩掉他去重新注册新公司了!有图有真相,下面是工商局备案查到的两家公司公然信息。

如果宋鑫是真心为他的朋友追讨投资款,那末又何必在文章中屡次提到他目前的创业品牌呢?这么明显又不纯洁的用心,我想明白人都知道这是赤裸裸的炒作了,或许他希望借用西少爷的名望炒作一把他的新品牌吧。

用曲解事实、虚构真相的方式来炒作自己的品牌,我想他不但要承当法律责任,更是为他自己的个人品牌抹黑!

其实我们团队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宋鑫在知乎上发的帖子,但是我们不想回应,由于我们一直是解决问题的态度,而对爱我们的顾客来说,我们只有不断做出好吃的产品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

但现在被迫站出来为西少爷正名,我们只想澄清事实,不希望继续争吵下去,我们也不想回应宋鑫后续的诽谤和污蔑。

创业火伴做不了,最少可以做朋友,如果连朋友也做不了,那我希望作为男人,我们都各自奔自己的精彩吧!

西少爷创始人 袁泽陆

2014年11月14日

税后工资计算

利润率

企业内控

工商银行企业网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