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科试验机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永科试验机
热门搜索:

拾粪

发布时间:2020-01-14 13:36:01阅读:来源:永科试验机

农村的孩子,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拾粪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拾来的马粪也是煨炕烧火的主要原料。每当放学,回到家扔下书包,第一件事就是拎起背斗,拿着拾粪叉叉往河滩里跑。每个生产队都有自己的饲养院,每个饲养院都饲喂着四五十头马、骡、牛等大牲口。放学的时间差不多是牲口饮水的时间,也是我们拾粪的最佳时刻。

我们村是个大村,有十个生产队。八个队在川水,两个队搬到了山上。川里的八个队除了七队和八队牲口饮水的地方在后头沟口上,剩下的六个队的牲口全都在下河滩里。尕娃们拾粪的场面可热闹了。当饲养院里的牲口夯夯挤挤刚出门,我们大大小小的几十个尕娃,争先恐后扑到牲口的屁股后面,焦急地等待着牲口翘起尾巴,让一疙瘩一疙瘩金黄的粪蛋从屁股眼里滚出来,不等落到地上,就一阵你夺我抢,拾到自己的背斗里。有更聪明的,更胆大的,直接把背斗口撑在骡马的屁股眼上,让粪蛋直接滚落到背斗里。

眼看多数队饮水的牲口回了饲养院,可背斗里的粪,还不到一半,心里开始紧张起来,要是背斗拾不满,回家挨大人的骂是小事,有可能不让你吃黑饭(晚饭),那可就惨了!每次和弟弟一块出来,可能是由于自己的性格有点懦弱的缘故吧,每次抢粪都抢不过别人,也总比弟弟拾到的少。有一次为了顾面子,看到自己背斗里的粪比弟弟少多了,便再三央求弟弟给我倒一点,过后觉得那一瞬间好没面子。

其实,饮牲口的时间差不多要太阳下山,而我们放学时太阳还有老高,每次早早背着背斗出去,都是约同伴到河滩边灌沟沿下面玩耍的。冬天,一般是用粪叉坐着滑冰。那时河滩里的冰可多了,从坡顶到坡底,要滑很长很长的距离,一趟一趟下来,裤脚会湿掉半截。如果忘了晒干,或者把拾粪的叉叉损坏,甚至因玩的开心直接忘了去拾粪,回家挨顿打是免不了的。

夏天,天好的时候几个小伙伴脱成光屁股,还可能到河里去摸鱼,要么就在灌沟沿下面的土坡上用手抹干净,捡些端正的小木棍,用石头、剪子、布定顺序,两个人轮流抓一把撒在地上,拿一根棍子从顶面一根根往下挑,要是下面的某一根动了就算输,就要接受对方的挠手心打手背惩罚。或者抓一把羊粪蛋,从坡顶的老窝里往下一抛,然后一颗颗往外取,如果靠得近的粪蛋动一下,也算输,同样接受打手背的惩罚。如今虽已记不得这样的游戏叫什么名字,而现在想来比城里游戏厅里的电脑游戏玩得开心多了,而且经济实惠。

每晚拾完粪要回家时,天早已黑下来了。也许那时家里孩子多,大人生活的压力大的缘故吧,挨打是很随便的事。父亲性格内向,惹急了也骂不出更多的话,就一句话:一脖根(耳光)把头打着溅掉!母亲是个急性子,常常拾起一根棍子就往屁股上打。我总是千方百计把事情做好,在我们兄妹中间挨的打少些,但还是有一次把她惹得急疯了,用一块巴掌宽的木条打我的屁股。其实当时也不觉得怎么痛,而自己却装出很痛的样子,使劲地哭出声来,好让隔壁邻舍都听见,能够使母亲的板子停下来,现在想来也好可笑。

名医汇

名医汇

预约挂号怎么预约